须臾子

要多懒有多懒

ooc预警
与原剧情无关
OK→

菲利普还从来不知道有这样的怪人,外面纷纷扬扬地下着雪,那个穿着蓝色大衣的人正抬头望着月亮。外面是深深的蓝色,窗上的冰花透着丝丝凉意。一幅很有意境的画呢——可不是在夸人,虽然他的确长得不错。菲利普的指尖触碰泛着冰凉的玻璃,突然像被什么烫到了一样,猛地缩回了袖子。继而又望向了那边。他提着小提琴,出了门。
尤里正在雪地里欣赏难得一见的美景,尤其是那轮圆月,这让他想起了他的哥哥——米哈伊尔,那位性格潇洒的青年。他们已经多久没见过面了呢?脸上冰冷的触感把他从思绪深处拉回来。纷纷扬扬的雪呢,像漫山的蒲公英飞满天了一样。啊,想到蒲公英,他又想到了那个小少爷——金黄色的头发,是个地地道道的英格兰人民——听说英格兰的男子们有穿裙子的习俗呢,是吧?接着他又想到了那位小少爷,有着太阳一样的温暖,脸上却带着月亮般的骄傲,别扭的小情绪写在脸上让人一看就心生喜意。唔,怎么又想起裙子的事了?尤里正想着,肩上忽然被谁拍了拍,到也不算很沉重,耳畔传来了菲利普略带几分奇怪的声音“嗯..你这么晚了,还不困吗?”
嘛,听着菲利普带着几丝鼻音的、又拖了拖的软软的腔调,尤里的心里飞起一股子兴奋与喜悦感,“你不也没睡吗?”
“你这不废话嘛?客不睡,主岂有先睡之理?”菲利普话是这么说,他身后背着的小提琴却表示着不是这么一回事。他走到尤里身前,带着似是而非的笑容——那种飘渺的意味。
“......你身后的琴是?”尤里明明白白地看清了菲利普的意图,心里暗笑,脸上却表现出一种疑惑的表情,眉头一挑,就等着菲利普为他解答疑惑的模样。
“明知故问!你这家伙,”菲利普哪里看不出这家伙的意思,“心里就偷着乐吧,本少亲自为你演奏的!”
“雪还在下呢。”
“........我,我的小提琴很...很实用的!”最后三个字声如细蚊,明显暴露了说话者的底气不足,“唔....是的!”边说着 ,还边点了点头,看看,为了增加底气的动作却无疑暴露了他的心虚气短。
“可是我冷。”尤里到底是没有拆穿他。虽然他炸毛的样子挺可爱的,可,还是不要激怒他为好——一切都得慢慢来。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回去再拉琴了~”这句话说得不可谓不愉悦,开心的情绪拉扯得语调都上扬了几分。尤里望着他沾着细雪的头发,脸上的无奈和笑意却怎么也止不住,他只好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对他,也对自己。
菲利普拍落还留在他身上的细雪,却全然没注意到身后人如细雪般的目光。他脱下棕色的外套,走到橱柜旁,拿出几瓶果酒,全开了。喝着暖暖身子。渐渐的,他的脸上呈现出一种不自然的红晕,在暖黄的灯光下照着,就如同一千零一夜里苏丹国王王冠上那枚鸽子蛋大小的红宝石般诱人。尤里有些痴迷的看着他,那目光却是不像敛财家,而是像从远方特地前来观摩的朝圣者那样的欢欣,沉醉有带点仰慕,不,应该说是爱慕。
他可能不爱我呢。尤里在心底这么对自己说,他应该会找个英格兰姑娘在一起。而我呢?我应该祝福他们。这么想着,尤里原本有些澎湃的心情不断的下跌着,就连那透亮的眼睛也变得失了高光。
菲利普悄悄地回头看了看,尤里有些失落的表情让菲利普也跟着有些不是滋味。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这么关心尤里了。
菲利普醉了,喝了果酒后,肚子里暖融融的,脸蛋也暖暖的,这让他感到很舒服。他又想起似乎答应过尤里要为他演奏,又晃晃悠悠的走过去,用他那沾了点酒香味的嗓音,慢慢地说着“喏,会为你演奏的。”
即使菲利普喝醉了,但他拉琴的动作依旧是那么优美、从容又熟练,走出来的乐章也是——在尤里耳中更是胜过天上曲。
曲毕,菲利普把琴收拾好,眯着眼向后一倒,手举过眼睛,暖黄暖黄的灯光从指尖倾洒。他向着灯光一抓,像是抓住了什么似的,放在脸边,有笑嘻嘻的模样,小奶猫一样的表情,挠的尤里心里直痒痒。却又想到了他会和英格兰的小姑娘在一起,心里那叫一个不是滋味啊。

如果菲利普是米尤知名文画双修大佬4

ooc预警,私设一大堆。
不存在原剧情,不存在,不存在。
全员都是演员,而且这是一个同性合法的世界,大家都会祝福同性的。
ok→

“嘛,后面没我们什么事了呢?”菲利普坐在椅子上翘着腿,椅子摇啊摇的,让人的心也随着椅子摇啊摇。
“没有哦,看剧情的发展,【我们】也要去【库页岛】。”多萝西娅手里拿着厚厚的剧本,“按这个剧情发展,【我们】将是在【尤里】遇到巨大困难的时候出现在他身边的正义小伙伴。”
“哇——,这个剧情虐死了啊——”菲利普像是一瞬间被抽干了所有力气一般,瘫在桌子上,表情哀怨,嘴里却不停的吐槽着剧情。那样子就像一只没睡饱的橘猫懒懒的趴在桌上,软软的,很是可爱。
法隆靠在桌子旁抱着头,笑着打趣着菲利普“小少爷坚持不下了?”
“笑话!”菲利普朝着他翻了个白眼,“我说会拍完的。”与法隆两眼相对,菲利普蓝绿的眼中凌厉和坚持就像夜空碧湖倒映着的星星。
“呃,”法隆忽尔感觉自己面前站着的是一个正慢慢成长起来的气势逼人的皇子,“哈哈哈,说的好!”法隆愣了一下,接着就用手大力揉搓着菲利普的金发。
“都说了不要揉我头发了!长不高的!”菲利普一脸嫌弃地抢过自己的头发。
“其实...”一直在旁边看剧本的米哈伊尔突然走过来,拍了拍菲利普的肩膀,“你应该又会和【尤里】一起对上【米哈伊尔】。”
“哇呜!米哈伊尔,你是幽灵吗!走路都不带发声的!”菲利普突然弹起,一脸惊恐的看向米哈伊尔,不断的拍着胸脯,“天哪,你很恐怖啊!”米哈伊尔僵在空中的手默默的放了下来。不可否认,他在菲利普突然转过头是被吓了一跳,不过由于天生的心理素质强大,面部并没有情感变化,顺便回了个“呵”给菲利普。
“呵鬼。”菲利普又是一个白眼翻过去。
下午,剧组放假,大家打算去专门为明星准备的俱乐部里的密室逃脱玩一次。午后的风难得不骄不躁,柔柔的,让人想睡觉的同时也很容易让人想起某些暧昧的事。菲利普在和尤里视线相撞的一瞬间立即偏过头去,脸上已是溃不成军的红。前些天两人心照不宣地不去提起那天早上发生的事,刻意地去回避对方。然而这一次视线的触碰却同时勾出两人已埋藏的心悸。
菲利普使劲拍拍自己的脸,心里不断的催眠自己这是个意外,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走着。终于到了密室逃脱。菲利普松了一口气,应该是三人一组吧?这样就可以不用和尤里呆在一起了吧?
让菲利普失望的是这家密室逃脱的规定是必须六个人一起玩,好像是难度有点大来着。
六个人就六个人吧,没事,毕竟难度大嘛。菲利普这样安慰着自己。
“就是这了,祝各位玩的愉快。”
服务员带着他们来到了一间屋子前就走了。
“走啊。”
就在他们走进那间屋子关上门的一瞬间,本来明亮的屋子突然暗了下来,大家在屋子里只能勉强视物,看个大概。
“难怪商家要求六人一起玩。这个还真是,,难啊!”黑暗中传来法隆的声音。
“这个..只能靠我们自己摸索了。”威拉德的声音带着些许无奈,听起来好似就在法隆旁边。
唉,早知道就不进来了!菲利普在一片漆黑中慢慢摸索,当一个瞎子的感觉可真不好!
“诶?”菲利普好像摸到了什么东西,温温热热的,还有细腻滑顺的触感,是...什么奇怪的布料吗?菲利普这么想着,向前走了一步,想要近距离地观察一下这匹奇怪的布料。“唔!”似乎踩到了什么似的,菲利普一个没注意就向前到去。
啊,反正是一匹布,摔上去应该不会很疼吧?
咦咦咦???为什么是尤里?!!!
这是菲利普在摔倒的过程中看清是尤里后的唯一想法。

尤里在房间突然熄灯后并没有太大的想法,他的视力很好,即使在这种昏暗的情况下也可以看得清周围的人和摆设。他在一个墙角里看见了一个开关,不知道是不是灯的开关。他正准备去开开试试。忽然,他感觉有什么摸上了他的衣服,软软的,奶香奶香的很好闻,就像菲利普的专属味道,接着就看见了菲利普,但菲利普似乎看不见他,也不知道自己触碰的是什么的样子,他突然就不想动了。就这么不出声,就这么看着菲利普走进他的狩猎范围。接着,他就看着菲利普向被什么绊着了,直直地朝他到过来。两人到地的时候恰好是亲吻的样子。
菲利普的眼睛睁得大大的,他感觉有什么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接下来脑袋就被一只手按住了,尤里那双好看的眼镜慢慢的闭了起来,一个湿湿热热的东西撬开了他的牙齿,在他的唇里扫荡着,像是宣告着自己领地一般的霸道,毫无技巧性可言。
“唔唔!!”菲利普奋力挣扎着,尤里感受到了他的抗拒,眼中一闪而过的受伤,接着直接抱着菲利普坐了起来,将菲利普按在他的腿上,技巧渐渐熟练,亲吻慢慢变成了宣告领地。菲利普的唇在狂风暴雨般的扫荡下合也合不拢,意识慢慢溃散,手上推阻的动作渐渐失了力气,带着欲拒还迎的意味,沉沦在这冲击中。淫靡的银丝随着下巴流进了衣服往下更深处。
“嗯!”就在带着凉意的触感攀上菲利普的腰时,菲利普意识突然清醒,一把推开尤里,羞赫的用力擦着嘴,想骂尤里,又担心会被其他人知晓,只能愤愤地看着尤里。尤里突然受到冲击,抬着头看着菲利普,眼里是菲利普所惧怕的炽热。
“哼!”菲利普带着一点莫名的心虚头也不回地重新走进漆黑中。
又过了大约几分钟,“啪”,灯亮了,开关前站着尤里。大家都很欣喜地看着他,但尤里直到游戏结束都一直维持着周身的低气压,一句话也没说。更反常的是一向话多的菲利普竟然也没说几句话。

如果菲利普是米尤知名文画双修大佬3

ooc预警,私设一大堆。
不存在原剧情,不存在,不存在。
全员都是演员,而且这是一个同性合法的世界,大家都会祝福同性的。
ok→

早晨总是那么美好,太阳初升,热量不比正午的艳阳,带着些许薄薄的雾,让落地窗外本来就让人赏心悦目的景色宛如人间仙境。被取景的是英国的一处生态被保护的很好的的山庄,每年夏季都有游客慕名前来观赏美景,酒店自然是不可或缺的。
菲利普本来就是英国人,而且出生在一个位高权重的贵族家庭里,父母当他是宝贝,他想进娱乐圈发展的愿望一票通过,他的父母还帮他把娱乐圈所有的事都打理好了。幸好菲利普是演技派,否则不知道有多少键盘侠要对他伸出毒手。
很久没回英国看望父母了.....菲利普看着窗外久违的风景,心里闪过一丝难过。他轻轻地碰了碰玻璃,慢慢将手贴在玻璃上,静静地看着太阳。尤里在这个时候也起来了,起床的声音几乎等于零,那轻柔的动作就好像生怕惊醒了梦中人。
尤里很想上前去抱住菲利普,又害怕他如一抹烟雾一般,一碰即散。说到底,他还是没办法光明正大地向菲利普倾诉他对他的感情。已经放在菲利普腰侧的手又收了回来,轻轻地放回腿边,捏了捏拳头,又放松。
“菲利普,你在干什么?”尤里张了张嘴,犹豫了半天终于是发了声。
“啊?”菲利普像是被惊醒一样,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突然踩到了尤里的脚,失去了平衡,直直地向后倒去。“嗷——唔”就在菲利普蓦定会摔的时候,尤里从后面接住了菲利普,
温软的触感让尤里有些迷恋。
菲利普靠在尤里怀里,人还没反应过来,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留,一把推开尤里,力气之大 ,以至自己一下没平衡,又差点摔了。
........两人之间是迷之沉默,诡异的气氛在无止境的蔓延。
“我,我,我先去洗漱了。”菲利普脸上烧烧的,声音跟蚊子翅膀扇动的声音差不多大。奇怪的是尤里竟然听见了,“嗯。”
之后的两个人体现了前所未有的默契,直到多萝西娅来敲他们的房门,“你们还没起来吗?”
“来了。”“我早就起来了!”
异口同声的两人又同时闭嘴,多萝西娅总感觉在他俩之间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充满兴味的眼光在尤里和菲利普身上瞟来瞟去。菲利普被看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忍着恶寒向多萝西娅喊到:“你这个眼神然我有种待宰羔羊的感觉。没人说过你很阔怕吗???”
“诶呀,哪有?”多萝西娅望天状,嘴里唱着不存在的小调。看天看地看脚尖,就是不看菲利普。
菲利普无语,似笑非笑的盯着多萝西娅,等到多萝西娅忍不了了看向这边时又向她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这让他看起来可爱极了,“你看吧,我今晚就回去把你画进米尤图里,让你被米哥虐死。”
“.....不用这么狠吧菲利普爸爸?”多萝西娅后悔了,后悔看得这么露骨,早知道,就隐蔽些看了.....
“哼,知错了?”菲利普嘴巴一撅,脑袋一扬,那小模样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
“...知错了。”多萝西娅一脸严肃正经,心里早已经抱着菲利普喵吸猫了。
“知错就好。对啦多萝西娅,我跟你讲,今天早上......”菲利普心里憋不住事,把今天早上发生的事全告诉了(大尾巴狼)多萝西娅。
大尾巴狼多萝西娅拼死忍住狂喜的心情,用尽全身的力气去调动悲伤的情绪安抚(哄骗)菲利普,然后飞速回房间释放本性——画尤菲的cp图。
“今天多萝西娅真奇怪。”菲利普小声嘟囔。
打开乐乎,飞速点进消息一大堆的提示音震耳欲聋,引得坐在另一张床上旳尤里频频侧目,“你在干什么?聊天?”
“没呢!是我的粉丝。”菲利普看着手机上快要溢出来的小心心和小蓝手嘴角情不自禁地勾起一个大大地弧度。有这么多人喜欢真是太好了。尤里又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又看剧本去了。
“妈呀!”菲利普突然叫出了声,尤里手一抖,紧紧地捏住先写掉下去的剧本,皱着眉“怎么了?”
“没,,没什么,哈哈。”菲利普有点想哭,刚才他看到他一幅画底下的评论清一色都是“大大的画好好看,我吹爆!!不过大大的米尤文为什么还没更?( '▿ ' )”
.........为什么还会有人记得啊!!菲利普的内心现在是崩溃的,本来已经不打算填这个坑了,以为自己可以蒙混过关的!!
其实如果是其他文菲利普是可以不填坑的,但,谁让他立了个“我一定会填满这个坑的”flag。.......都是自己作出来的。
算了,谁还不是个高产鸽子了!!菲利普拿起手机,回顾了一下基本设定和剧情就点开备忘录,奋笔疾书。
尤里看了一眼气场全开的菲利普,有些好奇,凑过去想看看他在干什么,结果直接被菲利普用手挡住了,尤里挑挑眉,看着菲利普张红的脸,什么也没说,却在心底留下了疑惑

别问我为什么是备忘录,因为我也是用这个写的。也别问我有关剧情的事,麻烦看前言。

线稿一时爽,上色火葬场

如果菲利普是米尤知名文画双修大佬2

ooc预警
不存在原剧情
全员都是演员,而且这是一个同性合法的世界,大家都会祝福同性的。
ok→

“嘿嘿,这集要去【菲利普】的家了~是在英国呢。”菲利普看起来有些兴奋,“我家也是在英国!!真巧啊!”
菲利普高兴的时候就像个小太阳一样,向四周传递温暖。欢快的感情波动被尤里感知,他看着菲利普,藏在内心深处的情感被激发,嘴角慢慢勾起,有小小的弧度。
米哈伊尔和多萝西娅都注意到了这一变化。多萝西娅的内心爆炸,脸上却是面不改色。米哈伊尔直接上前去拍尤里的肩膀,笑着问:“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对菲利普有感觉?”
“哪有?你想多了。”尤里皱着眉头,义正言辞的回答——其实这是很有说服力的,只要忽视尤里通红的耳根和带着些许红晕的脸。
然而就在尤里脸红的时候,菲利普好巧不巧地转身打算与多萝西娅讨论讨论昨天的事。
然后.....菲利普两眼发亮地盯着米哈伊尔和尤里,整个人都快要螺旋升天了。脑内弹幕刷屏,感叹官方发糖。兄♂弟♂情真好啊!
米哈伊尔只感觉背后发凉,尤里则疑惑地挠了挠脑袋,怎么突然感觉被什么盯上了呢?
“嘿!多萝西娅,你看见没有,有没有有没有!”菲利普小跑着向多萝西娅那边跑去,“官糖诶!!”
“唉,看到了。”不只看到了,我还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多萝西娅感受到了有心而生的无力感。怎么还会有人情商比尤里还低呢??想想尤里平时对菲利普的照顾,天哪,这两人都不开窍啊!我回去要写小本本,把这两人写开窍!
........
“菲利普?你?”多萝西娅看见菲利普还带了数位板过来,有点无语。
“怎么样都不能缺粮食。”菲利普回答得理直气壮。
由于后面几集要去其他地区完成拍摄任务,所以有戏份的大家要住进酒店。剧组经费有限,所以只好两两一间房。奇妙的缘分,菲利普与尤里分到了一间房,不过房间挺大的,电脑,浴室什么的一应俱全。菲利普那是满满的怨念,到了酒店房间就抱着手机向多萝西娅吐槽:“为什么不让尤里和米哈伊尔一间房!!我不想当电灯泡啊!他们两个现在肯定在责怪我为什么要把他们分开!唉。”
“.....小少爷,没办法,剧组经费不足啊。你就忍忍吧!”多萝西娅按耐住内心的狂喜,尽量有一种悲伤的声音“劝慰”菲利普。
“气死我了!!!经费不足经费不足!经费什么时候足过?!”菲利普对着电话抱怨,“机票都是我们自己出钱买的!”
“没办法啊,咱们拍完就行了。你不是还要围观发糖吗?”
“哦哦哦!对哦!好吧,看在糖的份上我勉强接受了。”
“是的嘛。还有什么事吗?没事我去摸鱼了。”多萝西娅已经打开了电脑,准备做一个快乐的尤菲女孩了。顺带,给自己的室友——凉子安利尤菲的美味。
“那好吧,拜拜。”菲利普不生气了,开开心心的挂了电话。从一大堆行李里面掏出数位板,找到电脑,打算摸一张米尤图。结果刚打完草稿,还没画具体的人物,门“咔嚓”就被打开了。吓得菲利普赶紧保存草稿下线关机,手速是前所未有的快(可以去打荣耀了荣耀需要你(✘))
“菲利普?”尤里从门后走出来,看见电脑显示正在关机,菲利普坐在电脑前正襟危坐,忍不住笑出声,“这么紧张,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干什么不好的事呢。”
.........坐在电脑前的菲利普心里没底,他真的没看到什么吧!!!
“那个,你没看到什么吧?”过了好久,菲利普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没有啊。”尤里觉得这样的菲利普挺可爱的,决定逗逗他,“难道我应该看到什么吗?”
“不不不,不是,你没看到就好。”菲利普长吁了一口气,拍着胸脯,本来过大的领口将美景半隐半露。尤里低着头一眼就可以望见金发少年精致的锁骨和更深的东西。
尤里迅速抬起头,僵硬着步子走向床边,菲利普虽然有些奇怪,却也没深究——所以他也没发现尤里红透的脸和幽深的眼。
“那,晚安了?”菲利普经过这一起有惊无险的闹剧,再也不敢画了,哪怕心中有无数脑洞。
“安。”低沉而具有磁性的声音让菲利普抖了一下,脸蹭的就红了,连忙躺下去,侧着身子捂着脸,不断的催眠自己,慢慢的,他就睡着了。
夜已经沉沉地睡去,满天的星星也闭上了眼睛,安静的听着月亮陈述地上的故事,向地面挥洒安宁的色彩。一切都是安静的,尤里却没睡着,他轻轻的走到菲利普的床前,看着冰冷月光撒在小小少年的脸上,如玉的细腻触感迷惑住了尤里,他渐渐弯下腰,手指把玩着菲利普柔软的嘴唇,像着了魔一般轻轻地吻上了那朱红一点。
夜,是魅惑人心的,无数的人沉醉在神秘的星空中。
月光渐渐偏移,屋内的两位少年披着清冷的月光,却在暗地里埋下了炽热的爱。


p1尤菲p2,3尤里和菲利普性转,后面是丑了吧唧的摸鱼

如果菲利普是米尤知名文画双修大佬1

ooc预警
不存在原剧情
全员都是演员,而且这是一个同性合法的世界,大家都会祝福同性的。
很沙雕,真的
ok→

“好,收工了收工了都!辛苦你们了,尤里和大家——尤其是菲利普!”导演一拍手,很高兴的告诉大家下班了。
“哇呜~这一集终于拍完了!”菲利普揉了揉自己被掐过的脖子,伸了个懒腰,“嘿,米哈伊尔,你刚才那一下可真疼啊!”
“呃,你没事吧?看你一直在揉脖子,很疼?”米哈伊尔看了看自己的手,好像当时没用多大力气吧....
“你来试试!”菲利普向他翻了翻白眼,“我来掐掐你,怎么样?”
“咳,这个,还是算了吧。”看着菲利普一脸的跃跃欲试,米哈伊尔有点怀疑他这一掐会不会把他掐死。
“行了,菲利普,别逗尼桑了。”多萝西娅环着手臂,笑着走过来,“这是剧情需要嘛~”
“。。。。呵呵。。”菲利普一脸嫌弃,“剧情需要,本少的脸就不要了,本少的脖子就不要了?”
“小少爷,您慢慢休息~”多萝西娅懒得跟他争辩。
菲利普忽然好像想起什么事地凑到多萝西娅耳边:
“对了,那个,我还有一点没画完,今天晚上我画完发给你,你的也记得发给我。”
菲利普脸上的笑容渐渐邪恶起来,似乎已经看见了那张画完成的时候。
“那好,我等你的画了!”多萝西娅哼着小曲走了,脚步轻盈。
“多萝西娅怎么了,这么开心?”法隆疑惑的挠了挠头,也没放在心上,也跟着剧组走了。
菲利普呢?诶呀,当然是去画画了~
说起来你们还不知道呀~自从他们大家出演这部名字和他们一样的电视剧后,菲利普他就萌上了米尤这对cp。于是乎......他在LOFTER上发的画和文全变成了米尤。菲利普本来就画的不错,文笔也好,所以啊他入米尤坑那天,一群粉丝都在欢呼:
        原来太太也吃米尤啊!!!!
        太太我吹爆你!!
        啊!!!米尤的粮不愁了嗷嗷嗷!!!
        疯狂赞美太太!!
........诸如此类。这些评论看得菲利普是热血沸腾,当即就画了一幅尤里被米哈伊尔压在身下的图。然后发了上去。一小时后,热度过百。
并且,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看到多萝西娅在画米尤图,画风极其像他交好的一个太太。然后菲利普就叫了那个太太的网名,多萝西娅反应很快,就应了一声,转过头来发现是菲利普,当时两人那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于是他们俩达成了共识,每天一人一篇地来,发之前让对方过目,过过眼瘾。
“所以说.....他们真是太好了!!!”坐在电脑前的多萝西娅满眼红心的感慨。
“对吖 。”菲利普抱着个手机倒在床上,散乱的金发微微敞开的衣领,美好的景致乱人心弦,可惜现在没人。
“有件事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什么?你说吧,咱俩谁跟谁啊。”菲利普不在意。
“就...那个.....我还吃尤菲...”
“啥???”菲利普不淡定了,说好的共识呢?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我怎么可能被压?笑话!怎么看也是【尤里】那个小身板被压!再怎么说,就算【菲利普】和【尤里】处cp也是菲尤!!!诶,不对不对,说到哪去了我!!我怎么可能会和尤里处cp!!不可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信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wdm哈哈哈哈哈我怎么可能会呢哈哈哈哈哈。”
看着刚接收的信息,菲利普有种想砍死多萝西娅的心情。
巧的是,多萝西娅也在担心以后菲利普知道自己吃尤菲后会不会砍死自己。
天地可鉴,我真的爱尤菲!!!我不能接受【尤里】被压!!!【尤里】不可能不喜欢【菲利普】!!!嗷嗷嗷嗷,我应该怎么告诉菲利普那几张为数不多的米尤图只是我给好友的点图嗷嗷嗷!!!——多萝西娅现在是慌得一批。

课后辅导(上)

ooc预警
大学,有时间操作
玛丽苏剧情严重
沙雕文
ok→

      啊呀~今个天气真好~
       黄少天看着窗外的美景顿时没了学习的心思。瞧瞧,那阳光正好,午时的太阳诶~难得的不骄不躁,暖暖地撒在操场上,篮球架下有一道短短的影子,柔柔的风吹起他零散的头发,这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美好,但,很不幸的是——“黄少天同学,麻烦你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黄少天同学?”讲台上的青年讲师旳眼镜已经开始反光了,这让他看起来有点鬼畜。
        “嗯,嗯?啊!”黄少天在同桌的提醒下终于站了起来。
        “黄少天同学?窗外的风景好看吗?”叶修神色中带着些许戏谑
        “啊?好看啊。。。。。不是!”黄少天刚站起来有点懵,脑子有点不够用,“。。。叶老师,对不起。”
         聪明的学生已经察觉到了讲师的不高兴,连忙低下头,生怕老师一时“兴起”把自己也一起罚了——尤其是这位最喜欢搞诛连的叶修讲师。
        “黄少天同学既然没听课,那今天中午就别休息了,到我的办公室来。我来给你亲自辅导。”叶修笑眯眯的对现在还一脸懵逼的黄少天宣告他的惩罚,“好了,坐下,认真听讲。”
        黄少天用手撑着脸,一脸要死不活的样子,他的同桌张佳乐用手捅了捅他的胳膊,悄悄的把头凑过来,“黄少,你今天不在状态啊。怎么了,快和你乐乐哥说说。”
       “你别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凑过来,我烦着呢。这叶修吧,点谁不好要点我?我今天也太霉了点吧。我跟你说....... ”
         叶修再次转过头就看到黄少天和张佳乐两个人哥俩好的样子,两个脑袋凑在一起说着悄悄话,心里要有多不爽就有多不爽。
        嘿哟,咱们叶大少的脾气上来了。想着诶呦呵,少天大大能耐啊,你老公我在这你还跟别的男人说悄悄话。于是叶大少一个“嘴漏”,
         “张佳乐同学,麻烦你来回答一下这道题。”
         “啊?????”黄少天在张佳乐被点中的时候很懵逼,张佳乐比黄少天还懵。
        什么情况????为什么点我???就很懵。
         “张佳乐同学,这道题是我刚讲过的,你会吗。”叶修的嘴角扯着随性的笑,浑身散发着低气压。
        咦,怎么这么冷。坐在前排的同学打了个摆子,明明还是夏天啊。
        “呃,这个......”张佳乐两眼一抹黑,这什么啊!黄少,帮忙啊!
        抱歉啊,我也不会....黄少天用一种爱莫能助的眼神看着他。
        我去,黄少,你坑死我了。
         叶修就这么看着这两个人互传眼神,更加气不打一处来,“既然张佳乐同学不会,那就站后面去吧。好的同学们,看来我讲了一遍还是有些人没听。那我就再讲一遍。”叶修作为一台自动低温空调还是很尽职的。
         “叮铃铃——”
         “那么今天就讲到这,下课。”叶修收起讲义,看了一下表,走了。
           “黄少!!!我被你害惨了!!!你得赔偿我!”张佳乐扶着腰夸张地喊着。
         “行了,今天你的午饭我包了,你随意吃。”
        “诶,好的!黄少你真大方!”张佳乐瞬间原地满血复活,“对啦,叶修叫你去他办公室诶,你不去?”
       “额.....我,我黄少天怕过谁!不去!”黄少天一脸义正言辞。
        结果呢,就在黄少天和张佳乐回寝的路上就碰上了早在这里等候的叶修。
         “呃,哈哈,叶修老师啊,真巧啊哈哈。”黄少天满脸尴尬,用手挠了挠头发,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是让你去我办公室吗?”叶修叼着根烟似是而非地笑了笑,“既然你不想去我办公室,那就来我的寝室吧。”
        “我....我...我去,叶修你个禽兽。”黄少天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张佳乐,奈何张佳乐爱莫能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