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臾子

要多懒有多懒

[海魔]放肆   ·  捌


当天晚上,海达做了个梦,梦里的主角是他和魔达。半夜,魔达被从洗漱间传来的水声吵醒,他翻了个身,嘟囔了一句“怎么还不睡觉”又睡了过去


“会长,门外有人找”海达的同桌猛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匆忙收回他的视线,状似无心的揉了揉眼睛

“来了”

“……希雅?”海达看见来人有点惊讶,“你不是要高三了吗?怎么会有时间?”

“这不是快你和魔达的生日了吗?反正你俩生日就隔了一天,一起过了得了。”希雅笑眯眯的看着他,眼神不住地往他身后的教室里瞟,“海昕和夏凡他们已经等不及要吃蛋糕了。”

“呵呵……”海达失笑,“行吧,来我们租房吗?”

“你租的房子在外面?”希雅有些疑惑,“和魔达……呃,同一间?”

“嗯”海达点点头,听着希雅的声音感觉有点怪,“有问题么?”

“……没问题”

“那我回去把地址发你”海达温和地笑


海达告别西希雅回了教室,发现班里安静一片,接着自己的前桌,后桌,同桌全围了过来,在他身边叽叽喳喳地讨论刚来找他的大美女是谁,以及他与那个大美女是什么关系。

“你和她不会是男女朋友吧?”那个转校生也围了过来。

海达默默地瞥了他一眼,闭嘴不答。

“艹!老子问你话呢!你和她是什么关系?”转校生猛得一踢桌子,气恼的抓了抓头发,原本围在海达身边的同学们一致对外,全都缩到海达身后,海达眼皮跳了跳,眼睛看向那个正走来的紫色身影。

“喂——,干什么呢?”魔达双手插着裤袋子痞里痞气的走过来,拨开转校生,转身就挡在海达面前,“想打架?我奉陪。”

“我艹!”转校生有些气闷,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但碍于现在有事要问他不能动他,于是又使劲地挠了挠头发,“我就是想问一下他和刚刚那个……美女是什么关系”

“你喜欢希雅?”魔达有些懵逼

“她叫希雅?好美的名字!”转校生脸上露出不合时宜的类似痴汉的笑容,“不对,你认识她?”

“嗯哼~”魔达生起了一些戏耍的心思,“要不你做我小弟?我帮你追她。”

“做你小弟?”转校生听着嗤笑了一声,“不可能。”说完就傲气地走了

海达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魔达,有些感激,但又伴着点不开心,决定暑假去学习跆拳道

“散了,都散了,堵这干什么?”魔达反身过来,扶起倒在地上的桌子,把闹哄哄的同学们全轰走了。海达看见不远处几个女同学边走边回头看魔达,有个脸上还飘起了几朵红云

什么叫做操蛋的心情,海达是了解了

“傻子吧你,别人找上门了还不知道还击?”魔达明显没把转校生的话听进去,双手抱胸,一脸看智障的表情

“……”海达气闷

魔达一坐回自己的位置,一群男生就围了过去,可着劲地夸他,还有人向他提出了下午一起打篮球的邀请

看魔达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海达视角),他莫名觉得好笑得紧。魔达素来是习惯于独处的,有几个好哥们但也不常联系了 。现在他出了这么大的风头,肯定待会就会闻名全校(虽然早就是了),海达对自己班同学传播八卦的能力还是很信赖的。且别说魔达本来就是学生会副会长,他的一举一动都有一大群迷弟迷妹关注着。这突然热闹起来的气氛,他一时半会适应的过来吗?

事实证明是海达想多了,魔达虽说独处惯了,但这和他人气火爆,没有冲突,反倒是他话少的特点为他增添了几分人气

“魔达,打球吗?”提出邀请的男生一点也不在意魔达会不会拒绝自己

“嗯……好啊”恰好今天下午没什么事,他稍加思索就答应了

“说好了啊!”男生立刻去借篮球了


海达坐在自己位置上,听着自己的前桌们商量着今天下午早点写完作业去看魔达打球,顺便准备一条毛巾,再加上一瓶矿泉水

看到自家弟弟人气高了难道不是好事吗?我为什么会感觉到不高兴?海-情商不足-达在线提问


“魔……”海达一手提着书包,一边向魔达招手

“你先回去,我要晚些。”魔达跟着一群吵吵嚷嚷闹腾不休的男生们走向操场

他突然想起魔达今天要去打篮球

去看看吗?有点不放心。

正想着呢,海达已经走到了围观人群的外围

“那是谁啊!好帅啊——”

“哪个?”

“紫色头发的小帅哥!喏,就那个!”

“哦,那个是我们学校学生会的副会长。”

“诶——?不是说副会长很凶神恶煞的吗?!”

“……”得了,是在说魔达了。海达想着,这来都来了,不看不是白白浪费了机会?于是挤进人群,奋力想前排游走。他刚挤到前排就听见女生们的惊呼声

“哇————”

抬头一看,魔达正在扣篮。球衣有点短,在他跳起来扣球时,线条明显的腹部露了出来

“我去!!拍照啊!愣着干什么!”

“哦哦哦!!”

海达一摸口袋,空的,自己忘记带手机了

真可惜!

球赛到了中场休息时间,女孩子们手中拿着瓶矿泉水一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上去,魔达随手接过一瓶,道了个谢,拧开瓶盖。正喝着,余光一扫,人群中呆愣着一个白发少年——他哥


谢天谢地,我没有被呛到

魔达这么想着,走过去,“海达?你怎么在这?”

“呃……我就是来看你球赛的,顺便等你回家。”海达回答得意外得诚实

“……等很久了吧?”魔达低头一看手表,这球至少打了半个小时了,“那我们现在回去?”

“不用不用,你继续!”海达连连摆手

“算了,不打了。”魔达心里没来由得涌起一股愧疚,把球一抛,“喂,我今天不打了,走了。”

一个男生随手一接,嘴里笑骂着,“你怕不是个傻子,你走了我们怎么还打得起来?”

“那都别打了,下回我请你们吃饭。”魔达也笑了起来

“行!够兄弟的!”大伙一听这话,全奔过来,有人一把勾住他的脖子,打趣他;更有甚者,直接扑到他身上

“滚下去,热死了!我艹你信不信?”魔达嫌弃地推开那人

“来呀来呀,你有本事就上!”那人丝毫不害臊,又想扑上去,可被其他人拦着了

“干嘛拦我!”

“你那体重,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这可是我们队的饭票,他伤着了你来请吃饭啊!”

那群人笑着打成一团,以前不熟的人也熟了

男生们建立起友谊就是这么简单

“得了啊,我先回去了。”魔达朝他们挥手

“好勒,大爷慢走~”

“看你这骚浪劲!”

“你不也是!”

“哈哈……”


“走啊,你不回去吗?”魔达转过头,有些疑惑

“不是。”海达下意识反驳,又忽然想起什么事,“你和他们,就是那群男生,以前认识吗?感觉你们很熟的样子。”

“没,不过现在熟了。”魔达想了想,“人都挺不错的。”

“……”海达真实气闷了

“?”魔达有些奇怪,旋即又舒展了眉头,“……谢了。”

“谢什么?”

“啧!”魔达的耳根有点红

“……等我回家……”蚊蝇般的声音,魔达的耳根已经红透了

“什么?你说大声点?”海达故意装聋

“听不见算了!”魔达气恼地快步向前走

“诶等等!”


[海魔]放肆  ·  柒


魔达细细地听了听脚步声,追过来的人少说也有20个。

也不是说打不过,只是有这么个拖油瓶在,那就只有……

——“跑!”魔达率先反应过来,拽着海达就往前面狂奔。海达被拽得差点绊倒,反应过来后渐渐跟上了魔达速度。

“是他!”

“不对,有两个人!”

“照样追!”转校生说

“前面小杂种,有种别跑!”

“小杂种,你很嚣张啊,敢打我们老大!”

“你给我们老大舔鞋,我们老大心情好了说不定就放你们一马!”

……混乱的脚步声伴随着叫骂声那是嘈杂得很,跑在前面的两人却充耳不闻

他们跑进了一条胡同,一道铁门阻挡了他们的路,魔达咬咬牙,“翻过去!”

“好!”

两人刚翻过铁门,就听见门那边的叫骂声,得赶紧躲起来!他们跑过弯道,看见在墙的角落里放着一堆废弃的纸箱子,魔达不由分说地拉着海达的手就钻了进去,将海达掩护在自己身后,自己压抑着喘息声,露出一双眼睛观察外面的情况。狭小的空间被塞进了两个人,本来不大流通的空气变得更加粘稠了。海达调控着自己的呼吸声,尽量放轻、放缓。而没处放的眼神只能在停留在魔达身上。而魔达的衣服本来就宽松,刚才的一阵狂奔让衣服恰好露出胸部[呃,至于海达的视线停留在哪,我jio得你们可以自行想象],海达的呼吸慢慢变得急促。自己好像着了魔,一直盯着那出[……]

好想舔一下啊,好想……

海达的眼神慢慢变得幽深,完全感觉不到外面的情况

他们刚藏好没过多久,那一帮人就追过来了,有30多个人,他们似乎没有注意到这堆废弃物,魔达刚想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突然有个人喊“老大,你说他们会不会藏在这里?”

那个转校生停下来想了想,随即摇了摇头,“不可能。这堆废物不是很大,他们有两个人,藏不了。”

“继续追,别让他们跑了!老子今天一定要逮到他们!”转校生一挥手,带着一大堆人继续向前跑去。

呼——总算逃过一劫

魔达又等了一会,确认安全了,才从一堆旧纸箱子里钻出来。海达也不例外地跟着出来了,心下鄙夷自己,对着自己的弟弟也能意淫,你真是没有廉耻!

“喂,走了。”魔达向家的方向走了几步,发现海达没跟上来,又停下脚步提醒海达

“哦哦!来了”海达赶紧跟上去

“话说魔达,你是怎么招惹上这些人的?”


[海魔]放肆   ·   陸


早晨的空气永远都是那么清新,海达早早地醒来了,皱着眉将压在自己身上的魔达的腿挪开,下床洗漱整理。洗漱间的声音也不是很大,魔达却被吵醒了,挠了挠脑袋,拨开被子,打着哈欠,懒懒地走到洗漱间,没骨头似的靠在门边,带着几分睡意

俩兄弟洗漱完毕后一人叼着一块面包,手里捏着一瓶牛奶,骑着单车一前一后的到了学校,引起了一些小轰动,除此之外,这个早晨是真的平淡无奇了


他们班里来了个转校生,本来魔达还没多在意,只是随意瞥了一眼,倒是没想到那转校生竟是自己原来的手下败将。只怪魔达不懂得掩饰自己的情绪波动,那转校生看了过来,瞧见是“熟人”,当下心底一片冒火气,面上也是冒出几分戾气来,隐秘地朝魔达做了一个去死的手势,便没有再为难身后那直冒冷汗的老师了


哎呦呵,不过是败北之兵,嘚瑟呀?

魔达挑了挑眉,看来今天得晚些回家了


果不其然,晚上回家经过一条小巷子就看见那帮混混在吞云吐雾,那转校生正坐在墙边等着他们


“你干不过他们,绕道走”

魔达拽着海达,把他拖到拐弯处,让他先回去

“那你呢?”

海达有些担心,毕竟是自己的弟弟,这么多人,“你打得过吗?”

“不过是手下败将,人再多也是如此。”

魔达“嘁”了一声,一脸的不以为意,但微微握紧的拳头却昭示着自己内心的不安

“不行,要走一起走!”海达还是放不下心

“你他妈的!要你赶紧走你哪有那么多废话!艹”魔达有些顾忌了,即使是骂人的话也压着嗓子说

“我这他妈不是担心你!”海达被这么一激,也顾不得什么教养了,张嘴就骂

“艹!……”

“谁在那里?”转校生的声音传到他们的耳朵里,接着就是一阵混乱的脚步声


[海魔]放肆   ·  伍


黄昏笼罩着天,已是六点半了

就看那几天闹得轰轰烈烈的流言在海达的出手镇压下也少了很多,当然,魔达蠢里蠢气的举动也成功地让海达消气了

可喜可贺啊,多亏了魔达这几天的不懈努力,两兄弟的关系终是有所改观,稍稍有些兄弟间的感觉了


好饿啊。

魔达放下游戏机,揉着眼睛打开了冰箱门,哇呜,空的,没有熟食。

噫,天要亡我!魔达躺在床上,仰望天花板。他觉得自己现在极其像法国的一道名菜:仰望星空

两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哪懂得做饭,也是亏他们的养父留了足够的钱让他们造作。不过那张卡却掌握在海达手里,真是够悲催的

“海达那个混蛋怎么还不回来!”魔达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分外想念海达…………手里的卡

魔达被饿得在床上打滚,而海达正在跑回来的路上

原本五点半就应该放学回家的海达被老师叫住,说是帮忙整理数据。而身为学生会主席的他又不得不帮,只好让在一旁等得不耐烦的魔达先回去,并让他好好在家呆着。虽然听者是一脸不以为意,但海达相信,他还是需要自己手中的卡的

可,出乎海达的意料,他就是飙起手速也整理到了黄昏时。当他合起电脑抬头放松眼睛时,不经意间瞥到了办公桌上的迷你闹钟,六点二十!

这么晚了?

海达第一秒反应

那肯定是晚上了。

海达第二秒反应

不对,魔达似乎还没吃晚饭!

就在海达想伸个懒腰时突然反应过来了,随即拔腿狂奔。恰好他们的租房离这里不远,现在回去还来得及,顺便叫个外卖,再去一趟超市,立刻!


“叩叩”

海达在门口拍了拍自己校服上的灰,拿着两份外卖,敲响门

“来了”

魔达从床上蹦起,加速奔向门厅

“我都快饿死了!你干脆把卡放我这得了,省得你每天瞎忙活!”

“不要。”

海达果断地回绝了魔达不怀好心的提议。把卡给他?别开玩笑了,那明天乃至以后自己就没饭吃了!

海达丝毫不怀疑自己今天把卡给了魔达,明天就只能留宿街头

“吃你的饭吧!”

“卟_!”

最后魔达还是乖乖吃了,毕竟饿着谁也不能饿着自己不是


“喂,海达?”魔达侧着身子,有些睡不着,“睡了吗?”

“……”海达想装作听不见

“睡了吗?”魔达支起身子,去看海达到底睡没睡

“……我还没睡”海达有些烦,大半夜的,让不让人歇息了!?

“哦”魔达又躺回去了

“……”两人间又安静了一会

“海达,睡了吗”

“…………没”

“行吧”

“………………”


“海……”

“你有什么事?”海达强忍着怒意不去揍魔达

魔达啊了一声,“没什么事,就是想叫一下你”

“……闭嘴吧你!”海达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这回魔达终于不闹了,许是闹够了,困了,两人的对话也截止了

静谧的夜,有月光倾泻在屋檐上,一片柔和又安宁。看星空中偶尔有闪烁的星,快速划过天空

屋内相拥的两人,确实浑然不知此时的状况,各自沉浸在那由夜编织的美妙的梦中


[海魔]放肆    ·    肆



“魔达少爷,你回来了!我们……”


“你还知道回来?”


魔达循声望向坐在沙发上看书的海达,撇了撇嘴,“关你什么事。”


“……我没告诉过你吗?”海达拿着书起身,不急不缓地走向门边,“十二点之前必须回来。”


“呃,这个……”魔达有些心虚,但还是梗着脖子,死不悔改,“我不就是喝醉了嘛,忘了很正常。”


“……”


“……”呃……


“行吧,我不管你了!”海达抱着书,扭头走向卧室


切!装逼!魔达轻哼了一声,冲着海达的背影吐了吐舌头


“魔达少爷,其实海达少爷昨晚在沙发上等了你一晚上。他都快担心死了。”管家摸了摸自己的白头发,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早点说,也许这样就能制止这对兄弟的争吵


“你说啥?!那个傻子等了我一晚上?!”魔达有些诧异,他对海达产生了一些愧疚

他是傻子吗?!等到十二点我还没回家他难道不应该去休息吗?!我和他关系很好吗?他怎么会等我???妈的,那怪他刚才这么大火气,我说,我……!艹!

“那怎么办啊!我已经……”准确来说是很早之前就得罪他了。魔达是真的麻爪子了


怎么办!!!!


都怪魔达死要面子活受罪,那句对不起愣是憋在嘴里说不出口,眼看着海达端着杯子冷漠地从他身边走过,自己却摆出一副高冷的样子


也是服了


四天的假期是如此的短暂[啊,我去你妈的学校],海达在接下来的整整一天时间就没和魔达说过一句话,而魔达…………呃,也是敌不动我不动,佛系玩家。虽说他们假期的最后一天一起搬去了租房,而且租房里只有一间卧室,魔达为了表示愧疚之情,自愿睡沙发,“喂,我今天睡沙发”,但似乎海达更加讨厌他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魔达为了表达自己对海达的愧疚,几乎有海达的地方就有他,只可惜

“你怎么又跟着我!”

“你太弱了,我怕你受伤。”

“……不用!”

WTF???我感jio我的方法好像有点不对啊?魔达一脸茫然

最主要的是,学校里学生会主席和学生会副主席是死对头的传闻逐渐被“学生会主席和学生会副主席是好哥们”这种流言洗淡

魔达懵逼中……不是,什么玩意儿???我和海达是好哥们???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为此,魔达还专程逛了一圈学校论坛,那些帖子里的歪言邪语差点让他自己相信了自己和海达是好哥们……

真是……中了邪了!


当天晚上,魔达回到租房 ,一扔书包,坐在地上打游戏机,海达因为老师有事找,晚些回家


[海魔]放肆    ·     叁


一个月就放四天假,魔达怎么可能乖乖地呆在家里呢?

第一天刚补完眠,第二天就叫上了几个好友出去浪,浪到晚饭时间都没回来

别墅里,管家有些担心魔达,看了看正坐在餐桌旁安静地划牛排的海达,那些担心魔达的话终究是没有说出口,就这么看了又看,看了又看

实在是太明显了,海达想装作没看到都不行,只好放下餐叉,“管家,怎么了?”

“海达少爷…”管家再三考虑,“魔达少爷…还没回来…”

“嗯,然后呢?”海达悠哉悠哉地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边的油渍

“……”看海达少爷这情况,是不想去找魔达少爷了。那我在这多什么嘴呢,海达少爷不去找,肯定是有他的原因的,魔达少爷应该没事……吧?

管家这么想着,安慰自己

可海达却是完全不想出去找魔达,反正他们也是两看相厌,他不回来最好,还省得吵架

海达是这么想的

至少在十二点之前是这么想的

……


“当当当”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海达捧着个手机,手指在手机屏幕上乱划,眼神没有焦点地到处乱飘,时不时地抬头看一眼门口

算了,好歹是这么大个人了,应该不会丢吧?

有这么个便宜弟弟真不让人省心,要是……那父亲问起来,我该怎么回答

不是告诉他要在十二点之前回来吗?!怎么回事!


海达起身,将客厅的灯关了,在卧室转了一圈,又兀自回到客厅的沙发,瘫坐在沙发上


一点了,一点半了,两点……


早上七点,海达被管家喊醒,

“海达少爷,您怎么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啊。”海达揉了揉酸疼的脖子,突然站起来,拨开管家,向魔达卧室跑去

出什么事了?

管家有些迷惑,刚想跟上去就发现海达下来了,阴沉着脸,

“魔达还没回来?”

“好像还没有。”

管家答

海达眉头皱得紧紧的

“海达少爷,先去洗漱吗?”

“……嗯”


早饭过后,海达又坐在沙发上看书,随着时间的推移,客厅玻璃桌子上的书越来越多,慢慢地,时针离十二点只有几毫米的距离了,他就这么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地看了一上午书

就在管家想叫海达去吃饭时,门口突然响起敲门声

管家半路折回去开门,他担心了一晚上的魔达正活蹦乱跳地站在门外打着哈欠,

“啊呀,管家啊。”


[海魔]放肆    ·     贰

收养海达和魔达的男人可以说是很有钱了,经营着一个商业帝国,名下有好几栋别墅,海达他们住的是其中一栋

已经是晚上了,长长的餐桌前只坐了两个人,女仆告诉海达和魔达,他们的父亲去处理商业纠纷了,看起来很急的样子,买了一一张中午的机票就飞走了,午餐也没来得及吃

“……”

餐桌上只听得见刀叉相碰的声音。

“我吃完了。”接着就是一阵刺耳的椅子摩擦地板的声音

看把他急得,海达看了看自己早已空了的餐盘,摇摇头

还是小孩子性子,都这么大个人了


好不容易回趟家呢


海达轻轻地放下刀叉,退下餐桌,正立侍在一旁的女仆走过来,低着头向他转述了他们父亲的意愿后又退了回去

啊,搬出去住吗……看来父亲是已经帮忙办了走读手续啊,得去通知下魔达……

这么想着,海达走到了魔达的房间前,“叩叩”

“进来吧。”魔达显然不认为他的哥哥会来敲他的房门,还坐在地上可着劲地玩着游戏,“艹!”

游戏屏幕上的“game over”鲜红的,

“什么事?我心情不好别惹我。”

魔达从地上站起来,全程没有看海达一眼,还以为是管家呢

别墅里只有管家喜欢就魔达脏乱的房间啰哩巴嗦,当然,别看魔达嘴上这么凶,要是管家再说他也不会反驳什么,最后乖乖照做

“父亲让我们下个月搬出去住。”

“海达?!”

魔达显然被吓到了,我去,他怎么来了!!!

内心慌成狗的魔达表面风轻云淡地拍拍身上的衣服皱褶,仍然是一副冷傲的样子,“什么事。”

“……父亲,让我们,下个月,搬,出,去,住。”海达面无表情地又重复了一遍,“听懂了吗?”

“懂了,你可以走了。”魔达转身,把海达当佣人一般使唤

“……”海达转身就走,顺便附赠了魔达巨大的砸门声

魔达瞪着门

……?诶呦呵,脾气还挺大?

两人在心里多给对方刷了一层厌恶值


我明明是来好心提醒他的,海达今晚是睡不着了

我也不是故意的嘛,有必要发火吗?魔达在床上翻来覆去,数绵羊


早上,两人各顶着两个黑眼圈,彼此扫一眼,吃完早饭,各自回房继续睡。

不过这次海达依旧等魔达吃完才放下刀叉


[海魔]放肆    ·     设定


海萤堡高中/初中


放月假,一月放四天


海达和魔达均为高二生,希雅是高三的学姐,夏凡和凌海晰是初二学生


海达

海萤堡高中高二生,高中部学生会会长

选课:理科

成绩优异,乖巧懂事,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

干净的气质,白净的脸庞,长相帅气,桃花眼,头发是天生的白发,只有几缕是紫发,衣服收拾得干干净净,蓝色眼睛,带着块紫色的表,个子较魔达高一点,男神级别

高269班的学习委员兼数学科代表

但全科皆优

与魔达一样是被收养的,但由于先被收养一天,故为哥哥

纯良无害小白兔,白切黑,有责任感,在女生中人气很高


魔达

海萤堡高中高二生,高中部学生会副会长

选科:理科

成绩优异,混混打扮,老师不喜欢他但又因为成绩关系不想放弃这么个好苗子,最后懒得管了

雅痞的气质,长相帅气,桃花眼,头发是天生的紫发,只有几缕头发是白色的,带耳钉,衣服常常是十分宽松的,眼睛是紫色的,头上箍着个蓝色的发箍,相对海达较矮,男神级别

高269班班长兼物理科代表

全科皆优

与海达一样是被收养的,但由于晚被收养一天导致他是弟弟

傲娇,毒舌,口嫌体正直,小孩子性子,不好好穿衣服,讲义气,在男生中人气很高


希雅

海萤堡高中高三生,风纪委员

文科班生

正在为高考备战,成绩优异,有两个小迷妹

长长的蓝色头发,微卷,白净的脸蛋,高挑,纤细的腰,笔直的腿,美人脸,身材好

高253班纪律委员兼英语科代表


正直,有一个优异的姐姐,与之关系不好,解开误会后又好了起来。有责任感,对她的两个小迷妹很好,女神级别


夏凡/凌海晰

黄色的头发/粉色头发


海萤堡初中初二生,初46班


成绩中等偏上


可爱


初中部学生会成员


收养魔达和海达的男人

原著国王

现掌握一个商业帝国,因商业纠纷去英国出差,大概去两年

留了足够的钱交给海达,帮海达和魔达在外租好了房子,付清了三年的房租,要求海达与魔达在学校隐瞒身份


他觉得海达和魔达迟早要因为接手这个商业帝国而闹内讧,所以认为魔达与海达现在这种两看相厌的关系很好,不打算调解


[海魔]放肆   ·    壹



“喂,快把你学生会主席的位置让出来!”紫发少年在阳光下昂着头,神情不屑,“你不配当!”

“配不配不是你决定的,快回家吧,弟弟。”白发少年微微皱起眉头,有些恼怒,却终究是没有在外失了礼,“父亲该担心我们了。”

“卟!”紫发少年虽是吐了吐舌头,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跟了过去。

夕阳照下,两道影子一前一后,被栅栏的影子截过又恢复原样。

“你能不能好好穿衣服?”

“怎么了啊?”

“你这个衣服……”也太色情了!!!

“我就喜欢这么穿,你管得着?”

“……哼!”

“卟!”

………………


……紫发少年名唤魔达,白发少年名唤海达,是名义上的兄弟。

他俩都是被收养的,不过奇怪的是,他们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但长相可以说是一模一样,除了头发颜色,还有刘海方向―海达的刘海是向左偏,而魔达的刘海是向右偏。

俩兄弟感情十分不好,堪称恶劣。

魔达十分争强好胜,当然只限于与海达,奈何,海达是学习会主席,魔达是副会长。按理说,他们的办公室应该是一样大的,但魔达就是觉得海达的比他的大,于是,唉―俩人就有了新争执。


“父亲,我们回来了。”海达扣扣门。

“谁要跟你一起了?!”魔达炸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