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臾子

随缘扩吧

“我喜欢与民同乐……”

“但不喜欢人”



这是什么神仙宝贝!!!!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戳在我心上!!!

2019年的最后一天我一定要发瑞嘉

夕阳如火,烧进人间的窗

格瑞提着书包,拿着钥匙开了门,走进屋内,将一身的疲惫关在门外

约莫是上高三,快高考了,纵然格瑞是学霸,应该也不得不拿出全身心的精力投入学习中去

他躺在床上,一双紫色的眸子注视着窗台上那盆紫罗兰。过了许久,格瑞感觉眼睛有些酸涩,便换了个地方继续发呆――对,他盯着天花板去了

说出来实在是挺欠揍的,格瑞最担心的不是能考上哪所大学,而是高考志愿要填哪所大学

又不知他发了多久的呆,格瑞叹了口气,慢吞吞地从床上爬起来

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先考着吧

格瑞从书包里掏出笔记本和五三, 手指停在笔袋链上,随后他将刚拿出来的东西尽数放回了书包,从衣架上随手扯了一件衬衫,出门了

……

 

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商业街还是灯火通明的样子,来来往往的有各色各样的人,但像格瑞这样高三了还大晚上不睡觉出来闲逛的人还真不多。

格瑞就这样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他感觉有一些累了,抬腕一看手表,十点半

他正准备回家,一抬头又瞧见不远处的小巷边有一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他低头想了想,走了过去,买了两瓶热牛奶打算回家

 

“臭小子,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妈的!”

 

“就是!这次一定要打死他!他上次还打掉了我一颗牙!”

嘈杂声不断

“……喂…你们烦不烦?要打就打,看你们长的这个猥琐的样子,这怕是生下来只有嘴会说话吧?”被踹在角落里的少年用眼睛撇了众人一眼,眼里的轻蔑之情不言而喻。这几个小混混被几句话气得,又是几脚踹在少年身上。少年也是硬气,愣是憋着没出声

格瑞拎着两瓶热牛奶,拿着手机一直在按着。他就往小巷口看了一眼,正打算若无其事地离开。毕竟他不是那种多管闲事的人,何况这种事一旦惹上,身上就是一身骚

好巧不巧,一个混混打算出来抽根烟,刚转身,眼一抬就对上了格瑞看过来的眼神。然后,他就看见格瑞在他手机上按着什么

“喂,那边巷口那个,白头发的,过来,爷有事问你!”小混混的语气嚣张,指着格瑞喊了一嗓子,他来的这一出把还在殴打少年的几人都引了过去。格瑞站在巷口,拿着手机,心里盘算着怎么脱困

那混混见他不过来,脸上臊得慌,骂骂咧咧地上前去拽格瑞的衣领,结果被格瑞反手摁倒了

“我就是个路过的,什么都没干。”格瑞皱着眉头想解释,结果那个混混是个混不吝的,张开嘴巴就是胡说八道:

“弟兄们,别听他在这瞎说!我看他打了110,还拍了几张照!他就是那个小子的同伙!!”

 

长了这张嘴就是为了胡说八道的吗!

格瑞抬眼看了靠过来的众人,看来这场架是必须得打了

其实格瑞也只学了一些格斗技巧,现在要同时面对几个人的围攻,一时落了下风。原本躺在墙角的少年看着打斗的几人,隐秘地编了条短信发出去,又靠墙坐了一会儿,随后也加入了打斗。两方打得都累了,但混混这边占着人数优势,而且他们那边还有人带着管制刀具,一不注意,格瑞的手臂就被人划了两条,少年也被捅了一刀。

就在他们打算废了两人的手时,巷口响起警车的声音。混混们恶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赶忙走了

呼,倒霉

格瑞靠在墙边喘着粗气,在心里隐隐地后悔自己今天晚上不该出来

过了大概几分钟,巷口的警车声嘎然而止。从巷口处跑来一男一女,直奔少年而去。

“嘉德罗斯老大,您没事吧!!”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他叫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勉强支起身子,酿酿跄跄地走着,应该是要回去了

格瑞想着,好晚了,医院都打烊了吧?回去包扎算了。就当他走到小巷口时,嘉德罗斯偏过头来,看着格瑞沉默了好久,最终从嘴里吐出一句“一起吧”

“谢谢。”格瑞想了想,道了谢便跟了上去。

……

 

格瑞被带到了一栋大别墅前,里面有家庭医生帮他们查看伤势

等他们全部都包扎好已经是一点左右了,格瑞翻了翻兜里的钱,打算打个出租车回去。坐在他旁边的嘉德罗斯拿着手机划来划去的,也不知道干什么。格瑞站起身来,打算识相地穿鞋走人。

嘉德罗斯突然看向格瑞,皱着眉头问:

“你去哪里??”

“我回家。”

“啊……挺晚了,你今天要不就睡着吧?反正这儿就我和雷德他们三个人住,客房很多,你随便挑一个。”嘉德罗斯自顾自地讲了一大通话,又全神贯注地玩起了手机

格瑞的眉头紧锁,思来想去,好像也只有这么一个最优的方法,便只好接受了。

“谢谢你。”

“嗯哼”

嘉德罗斯从鼻腔里哼出那么一句

反正明天不上课。

格瑞这么想着

…………

第二天清晨,格瑞老早老早的就起床回家了,连个招呼都不带打的,就留了一张纸条,上面是格瑞的名字。嘉德罗斯拿起那张纸条看了几眼,意味不明地勾了勾嘴角,将那条纸条碾作一团,扔了

到今天为止两人的交集仅限于那两天,格瑞和嘉德罗斯又回到了各自的生活中去了

当然,格瑞还是日复一日的烦恼要去哪所大学



最后敲定是去凹凸大学了。听金说,那里挺好玩的。但格瑞去那仅仅是为了照顾金――毕竟人家姐姐对自己有照料之恩,况且金还是他从小到大的玩伴,金的傻是他有目共睹的。但他确确实实没有想到会在凹凸大学遇见嘉德罗斯

 








先就码这么多吧,原文还得再再再改改,太渣了我

公主年少,少年气盛,仗其父皇宠爱,道:

       “吾贵为公主,何事做不到,便是天我也要给它掀下来!”

公主年衰,​年衰日薄,倚榻上锦被,叹:

       “吾虽为公主​,然不过一女子尔,便是宫外的地我也未必能踏上。”

别fo我,没结果


阅兵完我哭了

我爱祖国!!!我能生在中国我上辈子绝对拯救了银河系!!!祖国妈妈七十周年快乐!!!


我,,补了几年前的番!!kao
没有粮啊呜呜呜呜呜。。
但是!我!爱!临帝!!!
首领好可!!!((我画不出(QAQ)

Peter真是一个小天使wwwww

草我爱他

p2是线稿,有点粗糙哈。

祝双黑七夕快乐!!

我可以单着,我萌的cp绝对不能单着